沉迷吸奈无法自拔

主吃杰佣和all佣,偶尔吃佣攻,黄占。杂食党。

恶龙保姆 一

某只名为特拉法尔加的恶龙捡到了一个人类幼崽的狗血故事。

注意:我文笔很渣,设定bug很多_(:_」∠)_

——————————————————————

在这片古老的大陆蔚蓝的天空上,时不时会有一个巨大的影子笼罩在七大王国的上空。每当龙族的低沉的龙语传到城内居民的耳中时,从贵族到平民。每人都恐惧的捂住耳朵在自己的房内颤抖着,他们从没指望过守卫和战士们能够赶走邪恶的入侵者。只希望巨龙拿走国库内那些闪闪发光的宝石后,不会从龙嘴里吐出金色波浪般的龙焰来摧毁这座城市。

每一条在空中飞翔的巨龙都是在陆地上生存的人类心中的阴影,它们庞大的身躯坚硬的,赤黑色的鳞片覆盖着。再尖锐锋利的刀枪也无法对它们造成伤害,人们曾经认为炮火能够折断巨龙的翅膀。直到他们恐惧的双眼倒映出入侵者一边念诵咒语一边在空中画出巨大的魔法防护罩的情景,当人类中最强大的战士倒在巨龙的利爪下。帝国的皇帝才卑微的取下头顶镶嵌着红宝石的皇冠,单膝下跪将它献到龙族首领的面前请求放人类一条生路。

那双金色的,带着蔑视的龙眼俯瞰着那个人类。巨龙点了点巨大的脑袋,表示答应了战败者的请求,当然这是有条件的。人类宝库中所有的财宝都要上供给龙族。

在龙族漫长到仿佛没有边际的生涯中,所有的一切都将化作记忆中微不足道的灰尘随风飘逝。只有一个东西才能被龙视若珍宝,才能经得起时间的磨砺陪伴在龙的身边。那就是在黑夜中也能闪闪发光的宝石,每一条龙天生就有收藏宝石的癖好,特拉法尔加·罗也不例外。

庞大的身躯和灰色的鳞爪,还有那双懒洋洋的赤金色的龙眼。威武的外表用人类无知的目光来看,罗是一条能威胁到自身性命的巨龙。然而罗在龙族中只不过是刚刚学会在天空中翱翔和喷火的毛头小龙罢了。

罗的外表在龙中间显得有些怪异,它深陷的憔悴的眼窝下有两道很深的黑眼圈。巨龙都是十分爱睡懒觉的生物,在它们沉睡百年后世界就已经完全变样了。不变的是围绕在身边坚硬的各色宝石。无论是长辈还是幼龙都不明白:为什么一条龙居然会出现人类才有的黑眼圈?

罗的死对头:一条名为基德的全身火红的幼龙。经常跑到罗栖息的洞窟嘲笑它的黑眼圈,而罗就会用漆黑的爪子扇基德一个嘴巴。情绪激动的火龙会咆哮着扑过来咬罗的脖子。在人类的眼中就是两只巨龙开始了惊天动地的争斗,而在那些成年龙的视角来看:就像两个幼稚的小学生用那种互相扯头发打架。

没有龙会对人类的书籍有研究的兴趣。毕竟每条龙天生就学会了那些高级魔法。

除了罗。

它经常跑到那座离龙族的领地稍远的白塔里运回来一大堆人类的书。然后趴在金黄色的沙滩上仔细的研究那上面的文字,每当基德在它看书的时候跑过来找茬时,罗只是不耐烦的挥挥爪子叫它滚开。

"喂!特拉法尔加,人类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基德那双龙眼就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幼龙对人类居住的世界十分好奇。但是它们幼小的翅膀不能抵挡住刀剑的攻击,也不会纯熟的使用魔法阵躲避打过来的炮火。每一条未成年的龙都不能离开它们生活的领域,虽然人类被严禁接触每一条擅自跑出来的小龙,但巨龙都明白人类不守信用的贪婪自私的本性。龙的身上到处都是宝物,更何况这个宝物还是一条没什么攻击力的幼龙。

罗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睛瞟了一下满脸期待的幼龙,一字一句的对基德说道:"人间地狱。人类便是恶魔,人间宛如地狱。""人类?不都是一些弱小的无聊生物罢了!"罗无视基德的反驳,将龙爪搭在泛黄的书页上让基德看一幅画。

从干裂的,灰茫茫的大地中。无数只手从地上的缝隙中伸向天空,天空被巨龙矫健的身影遮住。它们的身上被华丽的宝石点缀着,冷漠的龙眼中全是对人类的蔑视。没有阳光和花草,只是一个阴暗的地狱罢了。

"人类都是贪婪的,弱小的,自私自利的怪物。当他们被龙焰灼烧时只能跪在地上卑微的求饶。面对脆弱的幼龙却毫不留情的举起手中的武器,这便是人类。既弱小又恐怖的——恶魔。"罗望着几只在天空上巡逻的龙,海浪拍打在礁石上的声音与远处龙焰的喷吐声重合在一起。他闭上龙眼用单调的厌恶的声调向基德解释。

"这世上绝不会有心地善良的人类,绝不会有。"


救赎 二

这章有轻微社佣,雷者勿进。

人物有些ooc。

———————————————————————

奈布沉默的收拾着散落在地板上瓶子的碎片,那是唯一的朋友送给他的礼物。

自从那天杰克把他从大街上捡回来时,一直对他很好,起居和饮食方面都照顾的十分周到。但奈布总觉得自己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鸟,杰克根本不准他跑到街上去玩。奈布对喧闹的大街根本不感兴趣,他的烦恼只是不能跟贫民窟的一个朋友见面。

克利切·皮尔森,一个性格很倔而且说话有点口吃的小偷。虽然嘴上老是叨叨着要把奈布揍翻,但他是贫民窟那个地狱里最照顾他的人。明明自己都没有食物,可还是要把偷来的面包分一半悄悄扔给奈布。奈布偶尔会跟他进行一些"合作",得手后两人会在阴暗的小巷中清点战利品。

他很喜欢克利切,而且也知道克利切绝对不会对自己的消失视而不见。虽然杰克不允许他到大街上,但奈布一想到克利切满大街找人的样子心里就急得发疯。

那是他被关在在这栋房子里后,第一次看见克利切。黄昏时奈布依然坐在花园里的长凳上仰望着天空,只要是在这栋房子里他想去哪就去哪。这是杰克能给他的一点有限的自由,奈布觉得这让他看起来更像一只被铁链锁住只能在有限范围内活动的狗。

花园是他最爱去的地方。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满园玫瑰和一座秋千和长凳。奈布不喜欢荡秋千,只是安静的坐在长凳上发呆。冰冷的长凳给他带来一点安全感,仰望着落日余晖时也思考着自己和杰克的关系。

围绕着花园的黑色栏杆上出现一个脏兮兮的身影。熟悉的破衣服和帽子,还有那双奇异的双色瞳。克利切费劲的向不远处的奈布招手,奈布完全变样了。贫民窟的穷小子一换上干净的西装,就像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他坐在石凳上发呆的画面让克利切愣了一下,有点认不出来这是不是那个跟他一起偷过东西打过架的奈布·萨贝达。

直到确认杰克没有出现在花园的门口,奈布才跑到栏杆的下面去迎接伙伴。但是克利切并没有从栏杆上下来,而是向奈布比手画脚。奈布勉强看懂了他的意思:克利切要去孤儿院送东西,不能在这儿呆太多。

好不容易看到熟人,结果克利切马上就要离开。克利切看到那双蓝眼睛中喜悦的光芒黯淡下来,有些慌乱从破旧的外套中掏出一个蓝色的小瓶子。小心翼翼的从高处把瓶子递给奈布。

这是个很普通的装糖用的瓶子,但克利切觉得瓶子的颜色就像奈布的眼睛一样。所以他捡到瓶子把它举到太阳下的时候,就想起来多日不见的奈布·萨贝达。鬼使神差的把这个不值钱的瓶子揣到怀里了,路过这座花园时他看到奈布的时候。就突然决定把这个瓶子送给朋友了。

奈布抱着瓶子看着克利切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时,眼睛有点酸胀。他把手臂遮住眼睛沉默站在原地,然后吸吸鼻子转身走回那个像囚笼的高大华丽的别墅。

他真的很想跟克利切在一起,很想很想。

奈布一直认为跟克利切见面的事情瞒住了杰克,晚餐结束后他准备到卧室去的时候杰克叫住了他。

奈布低着头只看见那双皮鞋和黑色的裤脚,像个做错事的孩子那样默不作声。他知道杰克叫住他是为了什么,对方也没有多说只是向他伸出修长的手:"给我。"

"先生,这只是.."有些怯懦的拒绝被充满怒火的冷冰冰的声音打断了:"给我,你是个听话的乖孩子。对吗?奈布。"怎么可能给他,这个脆弱的蓝瓶子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奈布十分清楚。他只是把瓶子紧紧抱住不肯撒手。

当那块珍贵的银牌被杰克要挟般的握在掌心里,奈布只能委屈的颤抖着将那个小瓶子交给杰克。随着清脆的玻璃瓶解体的声音,在这声音中他好像听到什么东西的断裂声。

奈布没有说话也没有哭,只是蹲下去收拾那些碎片。杰克看着奈布的举动沉着脸没有阻止他,直到奈布单薄的背影转向大门口时才出声询问:"你要去哪?"

"我要回家,先生。"

"这里才是你的家。"

"我觉得这只是一个囚笼,先生。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有朋友和自由的地方才是家。"

杰克当然没有允许他的离开,后来奈布有些后悔当时的确太冲动了。如果没有说出那些话,也许杰克不会变得像另一个人。他的脖子上也不会莫名其妙的多出一条项圈了。

那天在花园里跟克利切的见面,也是人生最后一次跟同伴的告别。


被关在需要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才能出去的房间里了

白纹×刺客

两人被关在房间里需要那啥才能出来

不要问我他们为什么会被关起来。

我只想哔哭刺客(*/ω\*)

急速刹车注意

链接走评论,不知为何明明没有直接发被老福特屏了两次!气死我了(#`O′)

黄佣小破车 上

触手play

很短很渣的小破车

开个车还只发一半的垃圾就是我_(:_」∠)_

在评论里上车


性幻想成瘾 四

丑爷精神失常,有jian 尸注意。
剧情就是奈布梦到自己被裘克先杀后jian,丑爷就梦到自己把奈布先杀后jian。

我终于对裘佣下手了。

链接→评论

乖孩子

很短的小破车

奈布被大猪蹄子玩坏了然后关在一间小屋里。

杰克第一人称。

人物很ooc。

链接→评论


【蓝白】abo车

蓝川没有发现白田是个omega,然后白田发情的时候没有抑制剂想外出被蓝川在客厅里发现了。本来要杀掉仇人的蓝川改变了主意。

人物ooc注意

有脏话注意

非自愿性行为注意

链接在评论


救赎 一

养父杰×养子奈


奈布从贫民窟里逃出来后被杰克捡到了,然后两人就开始没羞没臊的恋爱养成的日常。后续会有车,


奈布未成年注意


文笔渣注意


———————————————————————

突然被屏蔽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有车○| ̄|_

链接走评论好了。


如何正确读书(18r)

老流氓在教奈布读书写字时动♂手动♂脚,一发完结。算是万圣节的贺礼吧。
链接走评论。

我:我想写文

我的大脑:不,你想打游戏。

心里想着一定要更文然而却点开了游戏...